谁还记得元宇宙

author
0 minutes, 22 seconds Read
 

两天前,手握5000万美元的美团联合创始人王慧文在社交App即刻上发布“AI英雄榜”,为自己新成立的公司——北京光年之外科技有限公司广招研发人才,组队拥抱新时代。

放言“打造中国OpenAI”的同时,王慧文修改了自己的即刻签名:正在学习人工智能。而此前,这一签名还是:“All in Crypto”,以示其进入元宇宙的决心。

自去年4月开始,王慧文在即刻上发了多条针对Crypto(加密)的看法。不过,在ChatGPT上线后,他不再发有关Crypto的内容。

王慧文不是唯一一个弃“抛弃”元宇宙,捧场AI的大佬。

世界首富、微软创始人比尔·盖茨近期公开表示:ChatGPT出现的意义,不亚于互联网和个人电脑的诞生,人工智能具有性,是一项重大技术。Web3没那么重要,元宇宙不具有性。

然而,就在两年前,比尔·盖茨曾预测:元宇宙将极大地改变未来人们的工作,远程办公会把更多人拉进元宇宙。

过去两年,元宇宙绝对称得上科技圈里的“明星”:全球科技巨头纷纷入局,VC机构专门设立团队寻找标的,二级市场能跟其沾上边的公司股价狂飙,一大批相关创业公司出现。

但如今,这个被科技圈寄予厚望的概念没有给已身处其中的人带来他们期望的收益,甚至成为科技公司抛弃的试错产物。

“弃子”元宇宙

“国内外全是ChatGPT的消息,元宇宙去哪了?”一位关注区块链、NFT、元宇宙等概念的大厂人发出疑问?

 

元宇宙火爆的故事,起源于扎克伯格。2021年,他将Facebook改名为Meta。那一年被人们称为“元宇宙元年”。

Meta宣布All in元宇宙的前后,国内外不少互联网公司也在争相进入元宇宙:字节跳动收购VR创业公司Pico,抢占元宇宙入口;百度发布首个国产元宇宙产品“希壤”。微软表示公司正在努力打造一个“企业元宇宙”……

巨头的大规模进击,让元宇宙成为人们口中“互联网之后的风口”,引发市场追捧。彼时,知名咨询公司麦肯锡给出预测,到2030年,元宇宙领域的价值可能达到5万亿美元。

然而,在ChatGPT面世后,曾经火遍全网的元宇宙几乎没有了声量。

不只一位曾关注元宇宙创业的人告诉全天候科技,他所在的元宇宙交流群里,交流内容已经从“元宇宙空间建设”、“元宇宙文娱营销”、“数藏融资”等话题,转变为“ChatGPT入门tips”、“ ChatGPT商业模式”等话题。更有甚者,一些曾经的“元宇宙交流群”被更名为“ChatGPT交流群”。

而在一些科技巨头内部,元宇宙业务也成为“弃子”,黯然谢幕。

近日,据科技媒体The Information报道,仅成立4个月的工业元宇宙应用团队被微软砍掉了,该团队约100名员工已全部被解雇。

这个成立于去年10月的团队,负责搭建操作系统的软件接口,从事搭建发电厂、工业机器人及运输网络等场景的元宇宙应用。团队主要由名为“盆景项目(Project Bonsai)”的小组组成。

工业元宇宙是元宇宙在工业领域的落地与拓展,是新型数字工业空间、新型工业智慧物联网系统、数字经济与实体经济融合发展的新型载体,被看作是智能制造的实现途径之一。

相较于注重消费者市场的Meta,微软一直以来更加侧重工业领域市场。因此,工业元宇宙应用团队也曾被微软寄予厚望,认为是能挣到钱的业务。但因为微软的HoloLens头显业务团队接连遇挫等原因,很显然这个团队没有达到微软的挣钱期望,在微软上个月宣布的裁员1万人计划中,该团队也被波及。

比起微软在软件上动刀,惠普则在选择在硬件上“做文章”。2月初,美国XR分析师BradLynch公开发文表示:“惠普将在年底前完成VR相关的生产,设备支持将持续到2026年。他们已经生产了大量的设备,但他们会以非常便宜的价格出售它们。包括Omnicept版,这就是HP在VR领域的终结。

在国内,曾高调宣布进入元宇宙的公司,也逐渐失去耐心,并对其进行“冷”处理。

2月初,前快手元宇宙负责人马英武在朋友圈确认了离职的消息。伴随负责人的离职,快手的元宇宙业务——全景视频业务宣告暂停。

早在去年10月,字节跳动就被曝出“砍掉社交App派对岛的项目团队,项目组成员回归中台原团队。”据悉,这个定位为元宇宙社交的产品仅上线3个月。

另外,早期的元宇宙概念股股价下挫也证明了元宇宙的“熄火”。以典型元宇宙概念股中青宝为例,在元宇宙概念最火的时期,中青宝股价的股价最高达42.63元/股,涨幅超过400%。但截至2月14日收盘,中青宝股价为22.21元/股。与最高点时的股价相比,几近腰斩。

“2023年有可能是(元宇宙)‘预期差’最大的一年。”安信证券认为,之所以会导致“预期差”大,是市场尚未认知到“交互范式的定义”对硬件入口的重要性。

元宇宙玩家“迭代”风口

即便是All in元宇宙的Meta,至今也未能带给外界过多的惊喜。

 

在过去一年多时间里,Meta元宇宙持续大规模烧钱,但进展却不尽如人意,这也引起了投资人、资本市场、用户等多重质疑。

过去一年,Meta遭遇了股价和业绩的剧烈波动,其市值自高位跌去6成,蒸发了约8000亿美元。

根据Meta发布的2022全年未经审计财报,这家公司元宇宙部门Reality Labs业务营收为21.59亿美元,运营亏损达137.17亿美元,相比上一财年亏损进一步扩大。

因为超预期的支出计划,扎克伯格去年被投资人“围攻”了。很快,Meta裁员13%的计划公布,扎克伯格公开道歉,承诺会减少开支,并称在元宇宙投资上会更理性。

与Meta相似,已经收缩或正在收缩元宇宙业务的科技公司,都将“降本增效”作为理由。

“与ChatGPT相比,元宇宙处于更早期阶段,并且没有已经开始盈利的公司做代表。不管怎么说,没有一家商业公司不考虑盈利问题,这的确是一个很要命的问题。”元宇宙行业创业者张道说。

张道认为,技术本身就有成熟度曲线,低谷、、平稳等都被容纳其中。“一个概念起初很火,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技术不完善、应用不成熟、场景落不了地等问题就会逐渐暴露。这时候,一些不那么具象、比较虚的概念在市场上的热度就会下降。”

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互联网协会咨询委员会主任、光纤传送网与宽带信息网专家邬贺铨此前的公开言论也印证了上述观点:元宇宙的技术是现代信息技术的集成,涉及5G、IP网、云计算、人工智能、虚拟现实、区块链、数字货币、物联网、人机交互等技术,要求更高。要等这些技术群满足元宇宙的需要,几年之内还不太可能。

“这也说明元宇宙进入了平稳期,在等待下一阶段的突破。”张道对全天候科技说。

但这并不影响市场、科技公司寻找新的风口和目标。当ChatGPT因具有“类人”的智能化表现而迅速出圈后,科技巨头们迅速完成风口的“迭代”。

碰巧的是,当前官宣入局ChatGPT的公司,不少也是元宇宙的玩家。

国内最早官宣已开发类ChatGPT项目的百度,在元宇宙风口期推出了元宇宙产品希壤;声称已在内测聊天机器人的阿里巴巴,曾耗资打造了元宇宙购物的入口;表示将推出产业版ChatGPT——ChatJD的京东,也曾信誓旦旦要在元宇宙中用数字孪生的方式重建物流仓库、虚拟店铺。

ChatGPT:下一个元宇宙?

在爆火多日后,ChatGPT的热度也有所退散。

 

资本市场上,持续狂飙多日的概念股也开始降温。以汉王科技为例,其股价在连拉7个涨停板后回落。

科技圈见证了太多的“昙花一现”,作为科技圈的“新贵”,ChatGPT的出圈几乎“复制”了元宇宙的路径,它会成为步元宇宙的后尘,成为下一个元宇宙吗?

当下下结论或许为时尚早,但可以确定的是:与元宇宙相比,ChatGPT是更加具象的应用,可以落地的场景也更为丰富。

清华大学计算机科学与技术系副教授黄民烈说:“ChatGPT最大特点是通用任务助理,也就是在一个模型之内可以完成如此之多的开放任务,同时它在生成任务、上下文理解、安全伦理方面也有相当好的表现。大模型本身有很大的能力,但过去行业都在解决一些单一技能的问题,ChatGPT的诞生说明基本的模型能够衍生出来各种可能的应用场景。”

更为重要的是,与元宇宙这个相对较“虚”的概念相比,ChatGPT已经具备了实际落地的能力。

国内已有很多公司在准备研发自己的模型,未来算力成本也会持续下降。而“我们要走向元宇宙,还有很远的距离。”黄民烈说。

对于已经涉足元宇宙行业的创业公司来说,他们或有更好的抓住风口的办法:将ChatGPT融入现有元宇宙业务中。

元宇宙公司广州华锐互动近日表示,ChatGPT在元宇宙娱乐领域可以用于许多不同的应用场景,包括聊天机器人、对话内容生成、智能音乐推荐、娱乐产品推荐等。未来,公司将探索更多创新应用,将ChatGPT投入到娱乐元宇宙中。

张道表达了同样的想法:“我们现在做的是元宇宙的空间搭建,如果在现有业务中融入ChatGPT,对现有业务肯定会起到很大的助力。”

这与两年前大家在聊元宇宙时,情形相似,即:乐观派的声量超过了保守派和悲观派。因此,ChatGPT会否步元宇宙后尘,答案只能等时间揭晓。

不过,可以确定的是,技术、应用从成熟到诞生,再到大规模普及,都必须“静”下心来。

Simi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