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刺客信条之母次世代游戏需具备三大特征

author
0 minutes, 13 seconds Read

 

 

谷歌Stadia大张旗鼓搞云游戏,历经战略转型、高管变动。

如今再谷歌Stadia新闻,大概率绕不开两大看点:第一、高管人事动荡;第二、平台新规(含引进游戏数及分成政策)。

自从谷歌云游戏战略重点从自研转向发行后,在新方向探索道路上貌似也不太顺利。谷歌想要成为云游戏发行平台,掌握分成比例话语权道路还很长。当然,如果商业模式是为了卖云服务,亏钱做云游戏业务未尝不可。

身为谷歌云游戏第一方工作室负责人,婕德·雷蒙德命运显得相当悲情。是扫地出门,还是主动选择离开寻找新机遇。

下文为gamesindustry专访婕德·雷蒙德,她表达了对谷歌Stadia的情感。同时也透露了个人对未来游戏方向的观察。

以下是编译全文,大家enjoy:

 

 

业界很少有游戏工作室负责人跟婕德·雷蒙德(Jade Raymond)一样,拥有如此高的声誉。

 

作为团队中的一份子,她先后参与的项目包括《刺客信条》《看门狗》等。供职工作室大多为业界领头羊,像育碧多伦多工作室、EA Motive工作室。

 

相较于以往,这两年她的职业经历不算顺利。2019年,她高调加入谷歌第一方游戏工作室,以满足谷歌开拓云游戏的野心。

 

两年时间不到,由于谷歌云游戏战略转向发行,雷蒙德黯然离场。

 

 

01
扫地出门or主动逃离?
在 gamesindustry GI Live 峰会上,雷蒙德曾分享道:“当我们在谷歌Stadia时,便已经开始思考公司战略转型后,团队该如何自处。”

“当时在公司内部,我们很明显能察觉到第一方工作室难以为继。幸运的是,谷歌非常支持我们延续下去而非解散。”雷蒙德说,“我当时跟工作室几位负责人及谷歌高管进行了深度沟通。很开心,索尼PlayStation能够跳出来支持我们。”

在此背景下,雷蒙德主导的独立工作室—避风港得以成立。它位于加拿大蒙特利尔。目前,避风港工作室共有54名成员,主要来自于谷歌Stadia及刺客信条早期团队。

“做这件事最大的动机是让这群才华横溢的人继续呆在一起。我希望保持住这份势能,为团队打造避风港持续伟大的工作。”雷蒙德如是说道。

从纯个人角度来看,新冠疫情期间隔离在家,让雷蒙德有了更多时间陪伴家人。当时她也在想,在职业生涯中最幸福的时光是什么?

思前想后,她觉得还是跟团队共同成长最快乐。这也促使她思考如何从0到1重新开始一段新事业。

打造一个全新IP,对独立团队而言,这无异于实现了梦想。同样的道理也适用于雷蒙德。

或许有人会问,对行业老炮来说,何为完美的谢幕?这个问题扔给雷蒙德后,她得出了自己的思考。

很多人职业生涯中会经历相同的事情。对雷蒙德来说,必须从谷歌中把这支优秀团队拆分出来,同时可以招募大量优秀人才,像刺客信条艺术总监斐尔·拉科斯特 (Raphael Lacoste)等。

这些人必须从事热爱的工作,能够让自己真正快乐的工作,而非只是在生活中进行角色扮演。

 

02

蜕变,从雏鸟到凤凰

价值观碰撞:善良 VS 不作恶

 

 

很明显,在雷蒙德初创团队中有很多游戏行业老兵。他们来自不同的公司,文化会相互碰撞。这意味着建立工作室新价值观、文化十分重要。

 

雷蒙德说,新工作室拥有一种善良的价值观。它能极大地释放善意和创新力。当她本人不在公司时,团队成员能够无拘束地进行头脑风暴。

 

某种程度上,这也算是善意引发的回响跟共鸣。

 

至于团队构成方面。“希望避风港工作室能够拥有多元化团队。”雷蒙德说。

 

要想打造原创IP引发玩家共鸣,一支多元化团队不可或缺。只有这样才能引入不同的观念,而不是照搬以往的经验做决策。

 

正如很多初创团队一样。避风港工作室团队成员很多已经合作过至少两款游戏。这非常棒,毕竟要想团队成员快速协同沟通,离不开之前积淀下来的经验。

 

目前避风港工作室已聘请一位专注于多元化和包容性的招聘人员。她的名字是Madina。由她主导设计的招聘框架和流程,从一开始就具有包容性。

 

工作室不会下达招聘人数指标。实施这个招聘流程的目标就是去寻找多元化人才。

 

据悉,即便在新冠疫情大流行期间,避风港工作室会定期为团队成员提供新设备,建立联合办公空间,去营造这种工作氛围。

 

我们都知道,创新一支新团队和建立新文化是一项无比艰巨的任务。所幸,在雷蒙德带领下工作室一直在努力践行。

 

在雷蒙德计划中,团队成员必须在一起联合办公,而不是远程协作。

 

“我们期待着回到工作室并亲自到场。”她说,“我最快乐的日子就是到处走走看看同事在干什么,像是在办公桌前玩制作模型、在咖啡馆里随意交谈等。”

 

跟团队成员沟通后,大多数人跟雷蒙德一样拥有同样的感。

Simi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