界面新闻元界只是云Web3才是真正的创新

author
0 minutes, 33 seconds Read

Facebook更名为Meta前后,“Metaverse”一词变得非常流行,在美国和中国引发了无数讨论漩涡。 对于“元宇宙”到底是什么,存在不同的看法。 它已成为一种文字游戏和股市投机的绝佳工具。

有一个笑话反映了中国人热衷于牵强比较的态度:中国在几百年前就有了“元宇宙”。 1271年,忽必烈将帝国命名为“大元”,取自《周易》中的“大乾元”。 “乾元”是指天堂或宇宙,“腾格里”是蒙古语的意思。

这个例子当然是一个玩笑,但它恰恰反映了造谣者的病态。 无论欧美出现什么新术语、新概念,很多人都喜欢根据中文翻译来解释,仿佛已经掌握了事物的真正含义。 殊不知,这种基于中文的理解和解释,实际上是种树后找不到鱼,只能把人们带入概念的泥沼。

从Digi到Web,从Techno到Cyber​​,从Crypto到Meta,从Token到NFT……当一波又一波的新技术词汇漂洋过海而来时,我们祖先传承下来的词汇已经不够用了。 只能用音译,也可以直接用英文。

对于那些有兴趣学习新知识的人来说,最好的方法就是回到英语中,搜索新概念的英英翻译,并在英语语境中理解其含义。 一旦进入英语世界,你会发现中文话语圈中的许多争论和误解瞬间消失。

Meta和Cyber​​溯源

当新技术为人类社会提供新的想象空间时,科幻小说成为最好的未来指南和造词词典。 Cyber​​和Meta这两个词的词根都来自于科幻小说中的赛博朋克范畴。

例如,Cyber​​space这个词已经有40年的历史了。 它有很多中文译名,如信息空间、赛博空间、神圣空间等,指的是计算机和数字网络中的虚幻世界。 加拿大科幻作家威廉·吉布森在1982年出版的短篇小说《燃烧的铬》中首次创造了这个术语,结合了控制论和空间两个根源。 网络空间在他后来最著名的小说《神经漫游者》中得到普及。 在西班牙语中,网络可以追溯到古希腊。 以此为根,人们创造了各种新词,比如赛博朋克、网络安全等。 在中文里,它们必须被硬翻译为赛博朋克和网络安全。

现在很流行的Metaverse的含义和Cyber​​space几乎是一样的。 在1992年出版的科幻小说《雪崩》中,尼尔·史蒂芬森创造了Metaverse一词,应该是Meta(超越,如形而上学)和universe(宇宙)的组合。 国内出版的书籍曾将其译为“超元领域”。 Facebook发起的本轮沟通前后,被炒作为“元宇宙”。

简单概括一下,赛博空间和元宇宙都是让人沉浸其中的虚拟现实,类似于电影《头号玩家》中的绿洲。

正是因为借用了科幻小说中的概念,Cyber​​和Meta这两个词会让英国读者想起赛博朋克的未来,一个类似于《黑客帝国》的反乌托邦世界。 而将元宇宙带回元朝,也印证了中国人只做时空穿越,不做科幻的思维模式。

因其对未来的远大预见,《雪崩》也成为了美国众多科技精英心目中的圣经。 AR明星公司Magic Leap的创始人罗尼·阿伯维茨(Ronnie Abovitz)甚至邀请了《雪崩》的作者史蒂芬森担任其公司的首席未来学家。 Google Earth 的创建者 Keyhole 的创始人之一 Avi Bar-Zeev 声称 Google Earth 是根据《雪崩》中的虚拟地球程序设计的,而微软在开发 Xbox 和 Xbox Live 时,副总裁 J Allard )还为开发团队的每一位成员准备了一份《雪崩》。 近年来,长期担任 Oculus 首席科学家的 Michael Abrash 也因为《雪崩》的影响离开了微软,加入了卡马克旗下的 id Soft,参与了《雷神之锤》等游戏的开发,领导3D 成像技术的革命。

可以想象,如果Facebook更名为Meta,美国科技精英们会羡慕、嫉妒还是仇恨呢? 假设阿里巴巴更名为《笑傲江湖》,腾讯更名为《三体》,这些经典的粉丝们会争先恐后地互相倾诉,还是会嗤之以鼻?

Metaverse是表征,Web3是驱动

虽然元宇宙是每个人都想要的,但它毕竟只是一个大篮子,不可能也没有必要与特定的产品、技术或商业模式挂钩。 从大的方面来说,从计算机、互联网、智能手机到未来所有的数字技术,可以说都将奔向虚拟宇宙。 从这一点来看,今天那些专门鼓吹“元宇宙”的人,要么是一头雾水,要么是有其他目的,比如炒作某类股票概念,比如为自己赢得更多关注和资源投入。

目前数字技术还没有真正的突破吗? 确实,一股新的浪潮正从遥远的海平面涌来。 不过,另一个更适合概括这一波创新的词应该是Web3.0。

也许有人会说,这不是新概念吗? 这有什么新鲜事?

如果一个民国人穿越回到一百年前,他一定会惊叹于当今城市的高楼大厦、人们新奇的服装、粘在人们手上的神奇玩具——手机。 如果我们听到和看到的这个世界是虚拟世界,那么今天与一百年前的真正区别显然不是外表和表面,而是看不见的力量,比如经济制度、激励机制和社会关系。 这一切都可以用Web3来概括。

既然Web有3.0,那么之前应该有1.0和2.0版本。 是的,如果说Web1是20世纪90年代原始粗糙的互联网,那么Web2就是巨头垄断的移动互联网,而Web3则是螺旋上升,回归互联网精神的初衷,是一个人人参与、人人受益的更加平衡的互联网。 。 互联网。

从免费模型到“摩擦”网络

无论中美,当今的互联网都是寡头垄断的时代。 那边有FANG,这边有BAT或者TMD。 不管你怎么改缩写,你大概用两只手就能数出所有的巨头了。 这一切的原因其实就是“免费”模式。

当年克里斯·安德森写《Free》(注意,是另一个很容易误译的词)这本书的时候,他不会想到这个模式最终不是商业创新,而是成为了人们无法解决的问题。逃脱。 诅咒。

准确的说,Freemium商业模式是免费+付费,是免费和付费的混合体,或者说是“免费增值商业模式”:通过向用户提供免费内容或补贴价格,达到两个目的:(1)销售其他为用户提供更有利可图的产品; (2) 将用户数据出售给第三方(例如广告商)。

三种常见的模式是: 1)永久免费:没有付费服务。 比如谷歌和Facebook,当然还有腾讯和百度,都是靠广告赚钱的。 2)会员付费:有“永久免费”的基本功能,用户还可以选择付费使用增值服务(如更高级的功能,或者更高的用户权限)。 例如,各种付费新闻、视频和音乐应用程序。 3)限时免费:限时免费,或有限功能免费。 例如,提供 30 天的试用期。

可以说,Freemium模式基本占据了当今互联网的主流。 但世界上没有免费的午餐。 当一切都是免费的时候,人们只能将自己的个人数据,尤其是行为数据、消费数据,提供给巨头通过大数据、人工智能等进行改造,然后卖给其他商业公司。 。

解决这个问题的关键是打破免费的习惯,但这并不容易。 现在的付费内容、付费音乐、付费视频只是因为支付的便利而迈出的一小步。 想要推翻整个巨头垄断,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汽油费、交易成本和新规则冒险

除了网费(包月Wifi和5G套餐已经基本消除了人们对于成本的概念)之外,如今人们在使用各种网络服务时几乎不担心费用。 也就是说,上一代互联网协议(http等)并没有在网络中添加费用和成本元素,而以区块链为代表的新一代技术在设计之初就嵌入了费用和成本的概念。

以以太坊为例,如今的 Gas 价格及其 Base Fee 经常达到 200 gwei 以上。 这里有几个术语需要另一篇文章来解释。 简单来说,在以太坊上,各种交易都需要费用。 这种交易在计算机文献中一般被译为交易。 您在以太坊上的所有链上行为,例如发送一笔钱、参与数字藏品拍卖、触摸数字宠物、或者在链上银行存一笔钱……不包括标的费用,你的一举一动都需要消耗Gas,需要费用。

有人可能会问,收费不是退一步吗? 事情没那么简单。 一旦行为有了成本,各种滥用行为就会受到抑制,比如垃圾邮件、疯狂营销,当然还有无良的投诉和恶搞。 如果你想在以太坊上这样做,迟早你会因为汽油费而破产。

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罗纳德·科斯曾在《企业的本质》中提出了一个关键概念——交易成本(巧合的是,英文原文就是transaction cost),指的是完成一笔交易所需要的时间。 以及货币成本,例如寻找交易、谈判价格、做出决策、监控交易执行等的成本。

在以太坊和许多其他区块链上,Gas费的引入也改变了整个生态系统的激励和约束。 当然,gas费只是区块链交易成本创新的一方面。 还有各种新项目正在试图改变游戏的规则和约束,让整个网络生态更加健康,避免巨头的统治。

以存储为例。 目前的Web2存储,如亚马逊云/AWS、谷歌云、阿里云等,都是按时间计费和续费的,而新兴的Arweave协议则允许用户一次性付费,永久存储数据。

经济模型、博弈机制等方面创新的最大实验田一般来自博弈领域。 以Axie Infinity为代表的一波区块链游戏浪潮给传统游戏玩家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据介绍,在东南亚很多地区,Axie不再只是一种打发时间的消费行为。 通过日复一日地玩游戏,玩家更像是在打工,可以为家人赚取基本的生存收入。

人们通常将 Axie 描述为 P2E(Play to Earn)。 在传统游戏行业,常见的玩法称为F2P(Free to Play)模式,即玩家免费玩游戏。 如果他们想要更好的游戏体验,就需要充值。 最终,游戏公司赚钱了。 在区块链游戏中,玩家首先需要花钱(以Axie Infinity为例,玩家需要购买至少3个Axie才能开始游戏,可能要花费数百美元)才能进入游戏,一旦获得游戏资产,这些NFT形式的资产可以自由转让,不受游戏开发商的限制。 此外,Axie Infinity展示了NFT与DeFi结合的成功用例,展现了游戏金融化的趋势。

从经济游戏的角度来看,在传统游戏中,大多数玩家投入金钱来获得乐趣,游戏开发商和发行商获得利润。 然而,在P2E模式中,游戏角色和道具以NFT的形式存在,玩家因此控制了所有权。 成功的区块链游戏的最终目标大多是实现DAO治理,让社区(玩家公会)能够参与项目的治理、投票和收益分配。

像Axie这样的区块链游戏,以及某些DeFi项目,能让所有参与者都赚钱吗? ! 这是尚未崩溃的庞氏骗局,还是人类真的找到了财富永动机? 一切都在探索和测试中,还留有时间去验证。 在这波创新浪潮中,无数项目每天都在尝试新的经济体系、游戏策略、社区规则。

在元宇宙带来的硬件想象之下,有无数的新经济模式暗流涌动,Web3是一个更适合概括这一波浪潮的词语。

Similar Posts